10、第10章

院子里

温淮安在看到小厮抬来的一口洗得干干净净的陶瓷大缸后,眉心一跳,心里陡然生出一丝不妙的预感。

“这大缸?”

“给你泡药剂用的。”唐澄边说边指挥小厮将大缸放在石头垒好的灶台上。

温淮安一滞,心底不妙的预感更强烈了。

“怎么不是浴桶?”

唐澄疑惑的瞅着他:“你不是想快点泡完药剂回去吗,我就叫人弄了口大缸,在你泡药剂的时候添把火加加热,助你加速药剂的吸收,放心,也就一炷香的事儿,很快的。”

南阳侯听到宝贝儿的话,默默同情了女婿一会,然后心情颇为舒畅的踱步回大厅用饭。

留下一个心腹小厮甲服侍温淮安。

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胃口好得可以吃下五大碗白米饭。

温淮安:“……”

“我觉得浴桶比较好。”

一想到自己在大缸里泡药剂浴,别人在添柴加火,感觉自己就是一锅待煮的肉,温淮安头皮发麻。

唐澄皱起秀气的柳叶眉,兀自下了决定:“我待会要午睡,就大缸吧,都准备好了。”

“我可以将药剂带回府泡。”温淮安立即接口道。

唐澄目光犀利的看着温淮安,漂亮的杏眼写满不信任。

“不行,就在这里泡,别想钻空子。”

温淮安:“……”

曹嬷嬷和高嬷嬷:“……”

四大丫鬟:“……”

继续当隐形人的老大夫:“……”

“四小姐,待会烧火的时候让奴才来吧,奴才是烧火的好手。”曹嬷嬷轻咳一声,毛遂自荐。

唐澄瞥了曹嬷嬷一眼,她想什么唐澄心知肚明,无所谓道:“可以。”

下人的速度极快,片刻后就准备就绪,离开的默默同情了一把温世子,此时整个院子的后院全都是自己人,唐澄直勾勾的瞅着温淮安,催促道。

“赶紧进去吧。”

温淮安顿了顿,在小厮甲的服侍下脱掉锦袍和上衣。

院子里的其余人都回避,唯有唐澄睁大一双杏眼,明目张胆的将温淮安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瞅了几遍。

温淮安感受到唐澄如影随形的视线,嘴角抽了抽,快速进入盛满热水的陶瓷大缸。

“曹嬷嬷,去烧火。”唐澄遗憾的收回眼神,喊了一句。

曹嬷嬷连忙过去蹲在灶台前熟练的点火,没一会就将柴火烧了起来。

唐澄慢悠悠的带着珍珠和琥珀走过来,满意的赞了一句。

“不错,果然是烧火的好手!”

曹嬷嬷:“……”

大缸里的温淮安:“……”

“温淮安,你待会说下你的感受,这个很重要,因为过后我也要泡药剂,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,你这个当爹的也该贡献一份力。”

唐澄站在温淮安面前,纤细皓白的小手轻拍了下他的肩膀,笑眯眯的说道。

温淮安俊脸倏然绷紧,惊得差点没从大缸跳起来。

“你要泡药剂?”

“是啊,这强体药剂本来就是我自己用的,我这个人很护食,除了爹爹,就你这个孩子的爹可以享受这份好处,别人可没那个待遇,你是不是很感动?”

感动吗?

要在大庭广众下被煮的温淮安一点都不敢感动。

“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吧?”

唐澄再次拍了一下温淮安的肩膀,笑眯眯的将他的沉默歪曲解读。

温淮安:“……”

他到底为何会留下来被唐澄折腾,温淮安突然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糊了,怎么遇上唐澄就变得不像自己。

毕竟和唐澄的那次只是意外,遭了算计的温淮安当时准备离开,恰巧遇上给四皇子下药却蠢得被自己的丫鬟坑了的唐澄,他难得发善心从一个好色且有特殊癖好的纨绔子弟手中解救她,谁知被中了药物神志不清的唐澄缠上了。

两人在最近的厢房几度春风。

后面就是被抓奸的场面,再后来唐澄怀孕,他和唐澄定下亲事。

对唐澄肚子里的孩子,温淮安感情很复杂,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子嗣,说不在意是假的,前几天唐澄闹着要堕掉孩子,他表面上无所谓,谁也不知他心里是多么的愤怒悲痛。

珍珠和琥珀:“……”

曹嬷嬷继续低头烧火。

“你放心,我不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,强体药剂的药性很温和,使用强体药剂对怀孕的女子极为有益,可以平安顺利生下健康的孩子。”

唐澄对温淮安这个孩子他爹挺满意的,难得开口解释,回头吩咐了珍珠一声。

“珍珠,你去拿笔墨纸砚过来,我待会要做记录。”

珍珠领命而去。

温淮安看向当隐形人的济和堂老大夫,老大夫朝温淮安点了下头。

“唐四小姐说的没错,这药剂的药性温和,只要药剂的分量适宜,不会出现侯爷的情况。”

老大夫对强体药剂十分上心。

唐澄并没有保密药方,老大夫当然也一清二楚。

温淮安闻言稍微有些安心。

片刻后,珍珠拿了纸笔过来,还准备好了桌椅,颇为贴心。

唐澄开始做实验,按照自己估算的分量往大缸里加入黑乎乎的强体药剂。

老大夫也在一旁观察。

曹嬷嬷确实是烧火好手,将火候把握的十分好,大缸里水温不好不低,保证不会烫到温淮安。

温淮安很快就感受到了强体药剂的效果,似乎有什么渗入四肢百骸,酥酥麻麻的,十分舒服。

“我没骗你吧,是不是很舒服?”坐在椅子上的唐澄托着下巴,漂亮的杏眼里满是得意。

温淮安压下心底的震惊和难以置信,实话实说:“确实很舒服。”然后详细说了自己感受。

唐澄认真的做着记录。

两人距离很近,温淮安轻易的看见了唐澄写的字,那歪歪扭扭的字看得温淮安嘴角直抽,目光不经意落到唐澄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上,低垂着头认真做记录的唐澄看起来美丽娴雅,给人一种宁静美好的感觉,温淮安晃了下神。

“咳咳!”

一道不轻不重的轻咳声打断了温淮安的凝视。

他猛地惊醒过来,对上未来岳父似笑非笑的眼神,俊脸微微一僵,心里蓦地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。